gazingmypinball

all the suffer,what for?


在济南做些什么:

听音乐。写小说。


希望可以听出一些突破,因为今天觉得有点儿开窍了。


我很烦恼。我太丑了我不配得到爱。我永远不告诉别人我爱他了。


打开lofter本来想说“我很害怕”,真的很害怕。同时听见姥姥说:


“圆园,你为什么不看书?哼。”

我说:“看书。”

”你为什么不看书?你为什么不看书?有志者事竟成,只要你用功,就能成功。”


我的志是什么呢。其实我知道的。


流逝的思想。


你的生活直到它最寻常最细琐的时刻,都必须是这个创造冲动的标志和证明。然后你接近自然。你要像一个原人似的练习去说你所见、所体验、所爱以及所遗失的事物。


“我会把我的废物丢开,因为如果我拒绝,你还是可以强迫我丢的。”那少妇回答,合上她的书,把它丢在一张椅子上。“可你就是咒掉了舌头,我也是除了我愿意做的事以外,别的什么我都不干!”


我为什么不能接受“相依为命”这个概念呢?